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言 无 虚 的 博 客

网友聚博客,博客聚网友 ;友谊连博客,博客连友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原是六九届初中生,我的一生可以说是不断学习的一生现在,我仍把终身学习作为我人生目标,努力,做到活到老,学到老。 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  

2013-07-23 23:58:08|  分类: 引用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 众所周知,中国城市与农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即使如上海十里洋场,仍处处可看到农业的遗迹,尤在过年这个大节上,过年时节正是农闲时光,自然可以有大量时间和精力得以投入。着力表现的是对宗族亲情美好未来的期盼,再加上现代都会的细节,从而形成十分独特的海派年俗。

   可以说老上海的“年气”,最早在农历十一月下旬,随着住家裁缝的到来而开始来了。老上海只要是小康以上的人家,一年将尽之时,一家老少总要添一点四季新衣,旧衣服也要放放改改,旧的丝绵袄裤要翻翻添添,因此都会请个住家裁缝十天半月的比较划算。
       因为成天在内宅与女眷打交道,故住家裁缝大多是女性,也有个别是半老头子。他们不会做时装只会做中装。他们与东家相熟相知有很深的交情,一天两餐好菜好饭招待,还要准备好茶好烟,铺板一搭,花花绿绿的衣料往上一堆,左邻右里有事没事也会过来凑凑热闹聊聊天,喜气自然就来了。

   老上海年俗,吃年夜饭时就要穿上过年的新衣,如是花团锦簇煞是好看。上海人说起来海派,但穿衣之道还是十分严谨,直到新中国成立初期,女子穿裤装仍是不能进出大场面的。过年期间,再开放再出格的女子都要穿旗袍,因为天气寒冷,所穿的旗袍其实是棉袍,为了显示身体曲线往往翻一层薄薄的丝绵,也有用骆驼绒做衬里,面料则丰俭由人,最大路的是织锦缎,讲究一点的有獐绒、天鹅绒,更有手工绣花串珠……下配绣花鞋,时髦点的就是玻璃丝袜高跟鞋。
       外出拜年时再加一件皮草,双手在皮草暖筒里一捂,三轮车上一坐,千娇百媚,也是上海大都会的一道风景。一般小市民披件海虎绒大衣也不算太失面子,而这些量体定做的旗袍都出自住家裁缝之手。当时的上海时装名店如鸿翔只做西式服装,从来不做旗袍,定制旗袍还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事。

   上海先生很早就告别长衫,唯独过年那几天大家都共同遵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——穿中装。特别是在祭祖仪式和社团及公司团拜会上,再时尚的上海先生,也是长衫马褂:蓝长衫黑马褂,是中国绅士的礼服。
        一些在洋行服务的先生对这一传统做了大胆改革:内里是笔挺的西装裤,西式衬衣羊毛衫,外罩一件薄花呢长衫,下配锃亮的皮鞋,头戴呢帽,再松松地围一条羊毛围巾,这种海派中式打扮真让男士有一种玉树临风倜傥潇洒的风采,既传统又时尚,很受当年白领先生们的欢迎。      无论如何,在老上海过年一身西装革履会让人背后笑话,寿头寿脑的。

   腊月下旬,各家的厨房开始忙碌起来,朝北的窗檐下吊着自制的风鸡腊肉咸肉……看上去既油腻又不雅观,但实实在在是上海人心目中的圣诞树,标志着对一个丰盛富足的“年”的期待。
       上海人家的厨房也是年气的发源地,左邻右舍都喜欢在厨房里交流如何发海参,做糟肉……连孩子们有事没事的也都喜欢往厨房里钻,因为这时候总能捞到点好吃的。说起来,旧时的厨房哪比得上今天的敞亮美观,但那份油盐酱醋炒出来的生活气息今天已很难寻觅。

   收送年礼是上海人家过年的一件大事,慎重而且是早早计划好的。以前的人际关系比较单一,以宗族世交为主,主要表示一份情谊。一般以四式礼为主,可以是整只火腿,男女衣料各一段,再加两瓶洋酒,或者听装糖果饼与干货海味,反正中西结合互相搭配,没有什么硬性规定,但火腿是年礼中必不可缺的。
       年礼并不一定很贵重,但送的方式一定要很有诚意。如家中有男佣人,必要由男佣人亲自送上门,没有男佣的也要请相熟的看弄堂或附近相熟店铺的小伙计,反正要男性下人,不知出典何在。可能因为就是女佣也不大方便出门抛头露面的关系吧。不过他们也不是白跑一趟,收礼的都会打赏他们,也是一笔外快。

   海派过年的待客点心都是精致而又吃不饱的:与银洋一样大小的枣饼,比一根手指略宽的春卷,小巧晶莹的鸽蛋圆子,等等。不知道的说上海人小气,其实是因为过年,大家都吃得年饱,你不弄得精致点,客人怎么能吃得下。
       最怀念过年时的元宝茶,这些细瓷茶具多半是妈妈或者外婆祖母的陪嫁,只有过年时才拿出来用一次,平时都被小心地收放好的。所谓元宝茶,其实是一杯茶配两枚檀香橄榄(青果),一枚顶在杯盖上,一枚放在杯盘上。从来跟父母去拜年自己没有享用过一份独立的元宝茶,直到后来我上高中时去拜年才享受到一份独立的元宝茶。遗憾的是,“文革”破四旧把元宝茶也破掉了,至今上海人家过年元宝茶敬客之风已十分罕见了。

   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,笔者还过着四世同堂乾坤两房共二十来口人的大家庭生活,曾祖母时年九十六岁,整个大家庭过年的琐碎细节全靠祖母和伯祖母两妯娌打理。说来好笑,祖母是洋学校出生,伯祖母却是斗大的字也不识一个,却有商有量地把个年节打理得红红火火。
       最开心的是年夜饭后扑扑满满的两桌人还不散,一起包汤圆做春卷,最后还一起扎锡箔。曾祖母也兴致很高,一直陪着我们。年轻人听老人讲老话,大有“白发宫女话天宝”之感,我的许多关于老上海的故事应该就是那段生活的积累。
    大年夜大人们还推牌九、打麻将,还有摇骰子,一年就这么一次开禁,图个热闹。如此半夜十二点一过,大家分批向曾祖母拜年,又互道恭喜。半个世纪过去了,这一夜成为我最美好的记忆之一。时代在进步,不适合今天节奏的肯定会被淘汰。无奈之下,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忠实地记录下来。
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 - 言无虚 - 言 无 虚 的 博 客
 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 - 言无虚 - 言 无 虚 的 博 客
 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 - 言无虚 - 言 无 虚 的 博 客
 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 - 言无虚 - 言 无 虚 的 博 客
 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 - 言无虚 - 言 无 虚 的 博 客
 
程乃珊《海派年俗》 - 言无虚 - 言 无 虚 的 博 客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